<form id="vh3jr"></form>

<pre id="vh3jr"></pre>
    <pre id="vh3jr"></pre>

      <noframes id="vh3jr">
      <noframes id="vh3jr">
      <dl id="vh3jr"><p id="vh3jr"></p></dl>

      歡迎訪問星匯傳媒,您可收藏我們的網址:www.577032.com
      微信:13365506372
     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
      0550-7219510

      深度|“超齡打工人”站在零工十字路口

      發布于:2023/4/3 17:17:40 點擊量: 來源:

      來源:https://c.m.163.com/news/a/I04K21RT0514R9P4.html?spss=newsapp&spsnuid=AwZK8iMwJnPtL0wikHTHBg%3D%3D&spsdevid=BF4880E8-1880-44CC-ACF5-2682E3295455&spsvid=&spsshare=wx&spsts=1679266002193&spstoken=xuES7170YWOKJituGu3E0UBv1bu0E0bZaROM5vFYih0ul8PWOE1eFlyD0qQ2W4BX

      樊二被抓了。整個工地都知道,他謊報年齡,辦的假證。

      這個老家重慶的男人真實年齡是64歲,為能順利上工,他的出生年份被改為1965年,58歲,離一線建筑工人的年齡上限還差兩歲。

      假證被收后,樊二在工地宿舍外等著被人接進去。另一邊,下了工的工人們陸續刷臉進入宿舍。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鞏漢語 鄒佳雯 攝

      2019年起,全國多地發布建筑業“清退令”,60周歲以上男性、50周歲以上女性以及18周歲以下人士禁止進入施工現場從事建筑施工作業?,F實中,更大范圍的用工門檻往往比60歲還低,年齡成為農民工求職的隱形禁錮。

      一些忙于生計的“超齡打工人”轉向零工市場?!叭硕?,活少?!?023年春天,上海郊區一處零工聚集地,53歲的老王在這個十字路口連續站了1個多月,沒攬到一份活。

      不再年輕的女人仍希望謀一份長期工。她們奔波于郊區密布的勞務所,口齒伶俐的大姐戴著十幾塊錢買的“金銀首飾”,臉上打上厚厚的腮紅,為找工作增加籌碼,“因為這樣看著年輕些”。

      超齡

      剛到工地不出半月,樊二就成了“話題人物”。

      2月中旬一大早,相關部門來工地宿舍摸排新增工人,他戰戰兢兢,低著頭,眼神卻不住往兩邊瞟。這狀態,很難不讓人心生懷疑。

      樊二硬著頭皮拿出“身份證”,這張證件上的他1965年出生,58歲,離招工要求的上限還差2歲。多次比對后樊二還是露餡了,于是他被帶走了。

      64歲的樊二辦假證“減齡”,在工地不出半月被查出

      樊二的真實年齡是64歲,超齡5年,按理說不應該出現在工地上。

      工地距上海市中心80公里,這里的馬路上,集卡車一輛接著一輛,抬眼望去,四處是高聳的塔吊,半蓋好的房子一片連著一片。每年農歷正月十五一過,天南海北的工人便向此處匯聚,助力著一片“新城”冉冉升起。

      這些“宏大的意義”,樊二不知道,也不關心,他更在乎200元一天的收入,還有就是,食堂13元一份的飯菜有點“太貴了”。

      樊二說,因為用假證,他在派出所待了兩天,又被拘留所關了一天。走的時候,警察扣了他五百塊錢,說只要招出辦假證的人,錢就還他。樊二不打算供出別人,給他假證的“老板”幫過他,五百塊索性就不要了。即使當下的自己,掏遍全身也湊不齊二百元。

      從拘留所出來后,樊二無處可去,便一直耗在宿舍。澎湃新聞記者見到樊二這天,一位工地負責人正巧來到宿舍門口,當著他的面,給招他來的“老板”打電話,商量下一步安排。

      “趕緊想辦法把他送回去?!贝┲谄ぱ?、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語氣頗不客氣,“一直在這兒,(他沒錢)飯都吃不飽,出事情怎么辦?”

      “再被查到,扣個一兩萬,這錢你出不出?”男子問道,電話另一端不知說了些什么。中年男子結束了這段對話。

      個子不足一米六的樊二始終低著頭,沒說什么。在其后來的描述中,父母早逝,自己沒上過學也不識字,沒有娶妻生子,原本在老家種著不多的莊稼,住土坯房,40多歲時經人介紹開始外出打工,北京、安徽、廣東……多是在工地干雜活,到年底拿薪水。

      上海是個大城市,工地項目也大,樊二本想今年多賺點,未料卡在了“清退令”。

      2019年起,全國多地對“建筑施工現場‘高空、高危、高風險、重體力’一線作業”從業者年齡作出限制。在上海,18周歲以下、60周歲以上男性及50周歲以上女性被禁止進入施工現場從事建筑施工作業。2021年5月,上海市建設工程安全質量監督總站重申了建筑工地用工年齡要求,并指出,近期本市建筑工地連續發生多起人員疑似猝死事件,其中多數年齡均超過60周歲。

      與之對應的現實是,農民工群體年齡持續上升。

     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相關監測調查報告顯示,2021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9251萬人,平均年齡41.7歲,比2018年提高1.5歲。從年齡結構看,50歲以上農民工所占比重從2014年的17.1%上升到2021年的27.3%,40歲及以下農民工所占比重從2014年的56.5%下降到2021年的48.2%。

      一位建筑工地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,工地當然更需要年輕人,但年輕人卻不愿干工地?!澳嗤呓持惖募夹g工,普遍年齡都超過四五十歲,幾年后超齡了,年輕人又不接,這些技術活還讓誰來干?”業內人士表示,60歲以上的農民工也并未消失,但數量不多,基本集中在私人企業,“因為沒法給60歲以上的工人買保險,萬一在工地上出了事,理賠很麻煩?!?/p>

      禁錮

      爭議之下,有省份逐步作出調整。2022年,安徽、四川等地下發通知,對建筑行業清退超齡農民工要避免“一刀切”。同年11月,人社部、國家發改委等五部門發布《關于進一步支持農民工就業創業的實施意見》。意見明確,做好大齡農民工就業扶持。尊重大齡農民工就業需求和企業用工需要,指導企業根據農民工身體狀況合理安排工作崗位,強化安全生產管理,定期開展職業健康體檢,不得以年齡為由“一刀切”清退。

      但在更大范圍的招工市場,年齡仍是一種看不見的禁錮,限制著每一位大齡打工者。

      “年輕人都招不完,(工廠)還要我們干什么?”在距樊二一百多公里的上海嘉定,兩位大姐講述著當前招工市場“人多活少”的現實。

      四處跑勞務所找工作的吳霞

      這些天,47歲的吳霞和51歲的王蕓一直忙著找工作,每天騎著電動車四處跑,往往一上午輾轉四五家勞務所,了解對年齡、技能、學歷的要求,權衡酬勞,指望自己能進一家穩定的工廠,行不通的話,能做上保潔、洗碗工、傳菜員等長工也是好的。

      這天中午,二人把電瓶車停在嘉安公路一家勞務介紹所門口,還沒進門前,下意識地先刷了刷手機里招聘群的新消息。

      “我女兒昨天看到一個,酒店里,保底三千五,打掃一個客房7塊錢,一天掃12個客房的話能有……五千多塊一個月?!眳窍歼吽⑹謾C邊說。

      “你問問位子還在不,在的話我去?!蓖跏|抬起頭,眼前一亮。

      “當保潔你行嗎?”吳霞問。

      “為啥不行?”

      “他要看你做沒做過(保潔)?!?/p>

      沒有保潔經驗的王蕓自覺希望不大,眼里的光暗了下去,沉默著繼續看招聘群。十幾分鐘前,她在招聘群看到一份適合自己的洗碗工作,立馬告訴私信中介要過來簽,不想等她跨上電瓶車抵達時,工作機會已經被人“搶走”。

      王蕓在勞務介紹所前,持續刷著招聘信息

      王蕓告訴澎湃新聞記者,勞務所幫找的工作,單次介紹費普遍要達到200元,且工作機會多是35歲以下的,40歲的也零星有些,超過40歲的,基本就很難有合適的工作崗位。

      另一邊,吳霞胸前掛著小金鏈子,腳踩增高鞋,紋了眉毛,再微微擦些腮紅,看著比王蕓多些精神頭,不太像自己的真實年齡。

      吳霞告訴記者,自己來自安徽合肥,在上海待了十幾年,輾轉浦東、松江等地的電子廠做過女工,去年就職的工廠只招了3個工人,因為效益不好,到年底裁了2個,自己就是其中之一。她最想去工廠,但覺得沒機會,“前幾天一家做汽車墊的工廠,要十個人,你知道去了多少人?”吳霞笑笑,“200多個?!?/p>

      “所以說,我們這個歲數,這個環境,不能自不量力啊?!边@句話她也說給王蕓聽過。

      眼下,吳霞剛剛丟了份飯店的工作。

      按照她的計劃,3月底回安徽看眼睛的毛病,然后再去太倉看看懷孕的兒媳婦。吳霞深知飯店的工作不容易找,也沒想那么快辭職。不料這事兒被餐館的其他人聽去告訴了老板,她的崗位馬上被別人頂了。

      “沒辦法,現在市場上競爭比較激烈。我也不想干等著,好手好腳的,為什么要閑下來?”吳霞說。

      零工

      更多忙于生計又到了年紀的人把希冀寄托在零工市場。

      清晨六點,天蒙蒙亮,位于上海郊區的勝辛路嘉安公路率先打破沉寂。騎著電動車的人從四面八方涌來,在十字路口的馬路邊上排出百米長列。他們長期“盤踞”在此,自發形成一處零工市場。

      在勝辛路一側的零工市場等待的男人們

      在這里,電瓶車就是零工的“工位”,早六晚六,一坐一天,等待被“招工的老板”現場挑選。

      老楊今年61歲,住在離此處五六公里外的一處農房,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騎電動車出發,六點多到達,不算早,但尚能選擇一處好點的位置。勝辛路接近南北走向,車輛往往從勝辛路北直行或從東西走向的嘉安公路轉彎而來,因此越靠近路口的位置便越早被招工的車輛看到。

      “誰最先被老板看到,往往就選誰?!崩蠗钫f,每天會有一百多號人在此等一份日結的工作,大家像電視里碼頭上等活的腳夫——他們就是這個城市的腳夫,搬家、裝卸水泥黃沙、運垃圾等,長期工們不愿干的臟活、累活,這些零工、日結工上趕著要。

      嘉定的一處零工市場,民工們每天在此等活干

      一天工資在二百到四百之間不等,往年光景好的時候,他們一個月能收入四五千元。

      不過,老楊已經五六天沒見過招工老板了。中午時分,一輛黑色面包車緩緩在路口停下,等在路邊的人們停止交談齊齊張望,可惜的是,車上的人搖下車窗,與其中一人簡單寒暄后就離開了——“不是招工的”,人們收回目光,轉身回到“工位”上。

      “這幾天都沒有人來(招工)?!彼麄儺斨械暮脦孜?,過去一個月只掙到一兩千元。

      “你看這個?!崩蠗畎咽謾C遞過來,屏幕上有指紋的灰印。他在一個兩百余人的招工群里,但始終在“潛水”?!?8-35歲”“大專學歷”“有叉車證”……對老楊來說,這些要求過于苛刻,“現在招工的條條框框太多,沒啥機會?!?/p>

      老楊來自河南信陽,他沒有文憑,也沒技能,在上海打了二十幾年工,進過廠,也干過工地。如今只能干干零工,工錢一天一結。

      與老楊并列坐著的,還有另外10多位歲數比他略小的務工者,也都在五十歲左右。中午一過,陸陸續續又來了些人。

      老王今年53歲,正月初十從河南老家到上海?!敖衲晡抑槐恢罢J識的老板喊去干了幾天活?!崩贤醪辉敢庹f自己今年掙了多少。他只告訴記者,自己在這個路口站了一個多月,一次都沒被選中過。

      等待被“選中”的背后,是肩上實實在在的壓力。老王帶著一家三口在附近小區居住,老婆一個月掙三四千,兒子工資不高、等著結婚,房租還在連年漲。

      “去年兩千一個月,今年兩千二?!崩贤醣砬閲烂C,覺得自己在市場上失去了競爭力。前幾天早上,曾有老板來這個轉角挑人,大家都舉了手,老板挑走了個子最大的那幾個,老王不在其中。

      歸宿

      樊二決定回重慶老家。工地另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,不只樊二,工地里還有一位姓謝的,也被查出因超齡使用假身份證,這些天也要清退了。

      回家對樊二來說并不輕松。他沒上過學,不會買票,不知道怎么從工地到火車站,也不曉得如何坐火車。最要緊的是,錢不夠了。當初來上海的時候,他同幾個老鄉一塊坐的大巴車,單人票價五百,路程遙遙好幾千公里,從鎮上一直開到工地。如今,他變成一個人回去,內心有些害怕。

      隔壁宿舍的老劉是他的希望。工資要等工程結束的年底才發,樊二打算先向老劉借點錢,老劉是他的帶班,相當于半個領導,也是老鄉,想必會幫忙??赡苋セ疖囌疽惨蟿⒔柢囁退?,再幫他買票,直到坐上火車。

      閑暇時,零工們在路口旁的一個簡陋帳篷里自娛自樂

      在樊二的宿舍,一間逼仄的板房內住著七八個人,一天沒吃飯的他蔫蔫地躺在床上,厚重的被子擋住頭部,床尾掛著幾件從老家帶來的冬衣。床的里側“藏”著一袋雪餅,是前一天在工地小賣鋪買的,十三塊一斤,樊二覺得很貴,但還是買了一斤,打算坐火車時吃。枕頭下放著一個小本子,記錄他在工地干活的日子,樊二不太認字,所以是老劉代寫:

      “2023上?!?/p>

      “2.9日1天 加班4小時”

      “11日 下午5小時 加班8.5小時 打灰”

      “13日 一天 加班7.5小時 水”……

      樊二應該不會再出來干活了,這次,他堅信自己超齡了。老家還有一畝地和父親留下的六七間土坯房,回去后,他打算先育一些紅薯苗,二十多天后苗苗長成再種地里,等到了秋天,收獲紅薯后再種上稻米,其他時節再種點玉米等。這樣的日子,他曾過了四十多年,如今又回到從前了。

      3月的上海已有些許燥熱,路旁的綠化樹正努力生發著新芽,只是芽尖細小稀疏,不足以為樹下的人產生任何遮擋。

      零工市場的人們還要在路口站多久呢?現場的人給不出明確答案。

      他們大都來自小城小鎮,在大城市打拼數載。人生轉眼進入下半場,覺得只要自己還有力氣,就會一直打拼下去。

      綠燈亮起,騎著電動車的女人快速穿過路口,滿懷希望地朝下一處勞務所駛去。

      (樊二、吳霞、王蕓、老楊、老王為化名)



      上一篇:滁州→香港!可以坐高鐵去啦!

      下一篇:習近平在學習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 強調正確理解和大力推進中國式現代化

      |??網站首頁 | ??關于星匯??| ??服務項目??| ??案例展示??| ??合作模式??| ??新聞資訊??| ??人才招聘??| ??聯系我們??|

      公司地址:滁州市南譙區花園西路82號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1號樓412-413室

      POWERED BY XINGHUIMEDIA.CN 2015-2022.ALL RIGHTS RESERVED.XINGHUI 滁州星匯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皖ICP備19008099號 皖ICP備19008099號

      友情鏈接: 左岸科技 內部系統

      69色无码视频免费观看_97精品国产手机_亚洲一区二区三区视频_天天干夜夜操